桓恩
图个宁静 图个无畏.
 

《#素描三十题# 01.积雨云》

妈呀这两天高效率简直不敢相信!跟着我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玛丽苏!OOC!私设一大堆!

玛丽苏!OOC!私设一大堆!

玛丽苏!OOC!私设一大堆!

三十题是自己命的题,我在努力地文艺起来对面的朋友们你们感受到了吗!

太久不动笔只有两点保证诶嘿嘿——

分量足足的!不甜不要钱!

下面开始正文w

(ps.cp是身边的一对儿基友 所以也算是内部产物嗯 别太认真啦w

---------------------------------------------------------------------------------------------------------------------------

01.积雨云

在后来的后来,直到阿楠完成了所有的学位修习,一路通畅地成为了某文艺出版社的摄影师,而KIKI也早在二人念书的大学里留校任职了小几年,两人才算真正安定下来。

二人定居在北方沿海的一个宁静舒适的城市里,四季缓慢而悠长。房子买在了三层,带个宽敞的阳台,一楼人家的院儿里栽了几棵槐树,在她们搬过来的几年里愈发葱郁繁茂,枝叶舒展到她们的阳台上,刚好成了清幽的荫蔽。于是平日里闲暇诸多的二人就在阳台上栽满了草木,养几只鸟雀整日活泼鸣唱,俨然有了几分隐逸桃源的模样。

这天自清晨便是阴天,KIKI学校放暑假,阿楠也刚刚交稿。半年以来由于之前成绩的积攒,阿楠的摄影事业达到了一个小巅峰,忙碌可以说前所未有,这回交工才算真正得了闲。昼夜颠倒的二人睡到日上三竿,早饭权当午饭,随意填了肚子便开始各自消遣。

阿楠幼时起就是个整洁成习的人,几个月的奔忙里懒人KI自然没有过多的打理居所。于是这会儿阿楠便擦擦洗洗开来。家务手残KI自觉不给媳妇儿添乱,钻进了书房。

窗外天色稠浓,向晚之时,沉默许久的厚重云层酝酿出一股子大军压境之势,预示着不久之后的大雨倾盆。阿楠擦过橱柜,从梯子上下来,转头发现埋在书堆里一下午的KIKI不知何时跑到了阳台上,慢吞吞地把花盆鸟笼往屋里搬。

阿楠溜到埋头干活的人身后,戳戳:“我说夏心空你整天除了你的花花鸟鸟能不能想点别的我才多久不在啊家里就让你住成这样…明明不到三十的人四大皆空得跟夕阳红一样…”

……KIKI照旧搬花。

阿楠一看她那满脸睡意,就知道这家伙闲了一天,由于动作稀少,又自动待机了。——护花护鸟只能算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性动作。

忽然一记惊雷,KIKI猛一哆嗦,重新上线了一样清醒过来。她抬头看看漫天云墨,又看看身边一脸无奈阿楠,眨眨眼,忽然认真起来:

“人不该说云是空心的,那里面积着雨呢。你说我心空那就更不该啦,”KIKI停下来,轻轻指了指心口,

“你知道这里积着你的。”

阿楠当机。成功上线的KIKI顺势把人放倒在阳台的藤编摇椅上。正当两人倒下去的瞬间,漫天的雨水奇袭一般激荡而下。可KIKI忽然就不舍得把人放开了,直接屏蔽阿楠催人回屋的唠叨,把人搂紧了护在怀里,脸埋进泛着软香的颈窝轻蹭。

本该有些不满的人儿,就这么在喧嚣的雨幕里安静下来。

夏日的雷阵雨来势汹汹却也走的飞快,温存之间转眼只剩零星琼珠嘀嗒。终于反应过来的阿楠跳起来,急急把人推进屋里换了衬衫;旋即看一眼挂钟,复又匆匆说声“去买菜啦”就冲出了门。

KIKI失笑地看着逃跑一样消失的人儿,心说都老夫老妻了脸皮还跟小时候一样薄。踱着步子回到阳台,阿楠刚刚好经过窗下。看着枝桠间阿楠隐约还染着薄红的侧脸和耳尖,KIKI又缓缓地微笑起来——

“云中无雨,这儿也有你呢。”

--------------------------------------------------------------------------------------------------------------------------------------

欠债还钱^q^

@仰望星空

评论
热度(6)
  1. 仰望星空桓恩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甜死人家了羞羞(≧ω≦)保持着傻笑快要流口水的表情看完了好棒好棒
© 桓恩/Powered by LOFTER